首页 注册送体验金 异世大陆 异世惊华:逆天纨绔妻
展开

异世惊华:逆天纨绔妻 卿邪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注册送体验金异世大陆

142.52万字

(1v1、女扮男装爽文)
“美人儿,龙阳之好我不反对,但我不好龙阳,你要不找小倌?”
“我也不好龙阳,我只好你一人……”
她前世身在华夏,为救红颜而亡,死后重生异世,名为玄月大陆!
人人皆知玄月大陆珞世子模样俊美,引得众位美人犯花痴,男儿自此有了龙阳之癖。
殊不知她珞卿邪并未男儿,而是女子!
新坑《报告,有大佬勾引我》
双洁,甜宠!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卿邪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148.62万

  • 创作天数

    798

其他作品

  • 报告,有大佬勾引我

    [双洁/甜宠]苏小小乃是天烙文学网言情大神,某一天,半路杀出了“程咬金”,竟威胁到了她大神第一的宝座。 “学姐,我喜欢你。” 苏小小从宿舍阳台里探出头:“大哥,你有病吧。” “苏小小,我喜欢你!” 苏小小习以为常地从兜里掏出药盒:“我这有药,你吃不?” “苏小小,我喜欢你!” 苏小小认真地看了会他,伸长了脖子在周围望了望:“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和你玩的那些人在哪呢,我去瞅瞅。” “小小,我爱你。” …… 某一日。 有人问:“苏小小,你的第一次初吻在什么地方?” 苏小小认真地看着镜头,回答道:“我第一次初吻,献给了男厕。” “……”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小阅书友15376362450411609

    150 迷妹值

  • 2

    小阅书友801054731445

    150 迷妹值

  • 3

    小阅书友15448364992469348

    70 迷妹值

  • 4

    43719322

    52
  • 5

    小阅书友15331748156438725

    20
  • 6

    小阅书友15072079260112919

    10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驭兽狂妃:帝尊,来接驾!

    爷本非爷

    【1V1苏爽文不虐,男主傲娇情商低,前期闷骚后期明骚,有学院流。】昔日神皇自爆,化身为天元大陆花痴废材大小姐。为爱痴狂?眼瞎的渣男有多远滚多远!废材草包?左手神丹,右手魔宠,神挡灭神,佛挡弑佛!世人欺你、辱你、侮你、轻你、诽你,谤你,你当如何?云轻言:我就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过之后,你且看他!“滚!”初遇,他不能动弹,一双冷眸满含杀意。“小样,跟我横?!”她扒光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玩意,

  • 重生九零:帝少,花样撩

    洛奕君

    外科圣手顾安宁被丈夫和亲姐联合害死,重生家徒四壁的九十年代。上一世心瞎,眼瞎,这一世外挂金手指绝地反击,引领乡亲们发家致富,带领差生班冲刺,全部考入重点名校,商业界创佳绩,医学界创奇迹。面对养父母,哥哥,她掏心掏肺,把上一世的亏欠千倍百倍奉还。面对亲父母,姐弟的阳奉阴违,她见招拆招,撕下她们虚伪的狼皮。面对前夫呵呵哒!渣男不踩,天理难容。本以为无情无爱潇洒人生,却余生遇到他。薄奕:津城金字塔顶端的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默雅

    一个废材包子少女死了,一个犀利毒舌、武力值爆表的女军医穿越而来。手持法杖,她是强悍的灵术士!拉起弓箭,她是霸气的魔弓手!拿起药鼎,她是尊贵的炼药师!他说:“叶澜,我是神是魔都在你一念之间,这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如今我所谋者,也不过你一人而已。”叶澜:“先别说废话,你吃我喝我住我的,欠我这么多,打算怎么还?”“随你,怎样?”(一对一,爽文)

  • 毒医杀手妃

    佯装假寐

    她,是21世纪残血门至尊级杀手,却穿越成为冷姓世家的痴傻废物二小姐,从此变身冷情腹黑女,一路逆天修炼,秒杀一切天才……空间灵器罕见有价无市?本小姐有随身空间附带自动晋级;三种元素便是顶尖高手?本小姐身兼七种元素可以同源同修;召唤师血统尊贵万中无一?本小姐素手结印万千灵兽匍匐脚下!

  • 邪魅鬼医:纨绔大小姐

    水墨微羽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顶级杀手,医界鬼才。一夕穿越,化身废材,本想混吃等喝,潇洒一生,却奈何世道不许。她会的很多,比如炼丹炼器摆阵法,最爱扮猪吃老虎,坑死人不偿命。世人皆知鬼医难惹,废材无能,却不知二者介是一人。遇见他,是意外却也是预言。她笑,他也笑;她哭,他逗她笑。一个撩完就跑,一个痛并快乐。她说:“一生很短也很长。”他说:“一直有我。”她说:“我很霸道,眼里容不得沙子。”他说:“我怎忍心让沙子脏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