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苍语之龙血_梅塘著_蛊苍语之龙血阅读页_小说阅读网 - 注册送体验金
首页 注册送体验金 异世大陆 蛊苍语之龙血

第三十九章 争夺归灵果

蛊苍语之龙血 梅塘 2627 2018-05-17 01:31:58

  通口的一端,连着一处大雾迷茫之处,阿罗用风拨开这片雾,周围的景物慢慢呈现了出来,地上爬满了黑绿色的比阿罗手臂大上几圈的藤蔓,藻泽遍布,偶尔还能看见几具白骨,阿罗本相御风到雾的上头去,但是一往上飞行,雾便像是无穷无尽般随着她一直延伸。阿罗只好放弃飞行,老老实实在地上走着,越往前道路越发泥泞。阿罗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这归灵果算是狐族一大高级的树,怎么可能种在这种地方?阿罗越往前走,脚陷的越深,这些泥土甚至是没过了阿罗的小腿,这不对劲。阿罗掏出怀中的带着温度的表,一刻钟已经过去了。这些雾显然是一座迷阵,如果被眼前的第一关困住,那么阿罗就真的可能成为这白骨中的一员了,只要找到阵眼,将其破坏便行。阿罗腾到一块石头上,拔下一根头发,随手捡了跟木枝,将头发缠在木枝上,阿罗咬破手指在木枝上划了一道血痕,她将树枝悬浮于空,自己站在木枝之上,一个小小的符阵在木枝下展开,阿罗的符阵由透明色渐渐变作猩红色,阿罗的手指头依旧滴着血,空气里弥漫着腥甜味。极乐吟瑶阁里的众人透过酒池呈现的画像,一边看着凰女挥着鞭子斩杀了一路的藤蔓,不停地向前,一路看阿罗神神秘秘地布阵,却没什么动静,不禁嘻笑起了阿罗,楼上的白绽急的跳脚,“这白毛在干什么?那个红女人都快走到迷宫尽头啦,她还停在那!”

  这时,阿罗脚下有了动静,千千万万贪婪的藤蔓被阿罗的血吸引了过来,直直地攀爬到阿罗身上,阁里的各路人马见阿罗被藤蔓包围地不剩一处,眉头也跟着锁了起来。

  阿罗在藤蔓中心感受到那密密麻麻的藤蔓中流动的法术,千千万万错综复杂,最后却都流向一处,阿罗周围的风切开了包围在她身上的藤蔓。

  “要上了,久爷!”阿罗推开那把华丽低调的黑扇子,腾空而上,她朝着西南角轻轻一挥扇,一声巨响传来,惊了大半个阁子里的人,连那酒池里的酒水都被溅起了三分,月纱楼朝着声响处看去,想了一会便继续前进,忽地缠绕在她身上的藤蔓全都消散了,大雾也渐渐散开,她抬眼看去,那颗树就明晃晃地在那山崖上。

  阁里的人看见这雾阵被破,有的赞赏这小女子不简单,有的却吐槽说这关卡也太简单?

  阿罗看见那山崖上的树,就在那?她看见月纱楼已经接近那个地方了,便急急地赶了过去。月纱楼见阿罗的气息接近,而树上那颗果子又明晃晃地长在那里,她回身甩了一记鞭子,阿罗用风刃接下,月纱楼眼里带着杀气,二话不说就扑向了阿罗,鞭子带着火刺向阿罗,流火变换化作火枝长骨,阿罗也不甘示弱,万千风针齐落,大地卷起一阵沙尘,月纱楼身上罩着一只火凤凰,脚下展开阵势,一个半透明的红色正方体结界将阿罗圈住,月纱楼的铁鞭从一处穿进方阵却幻化成多根铁鞭穿插在结界内,阿罗周围缠绕着龙蛇之舞,极大的旋风绕着阿罗一下将月纱楼的结界顶碎。月纱楼愣了一下,右手直直将鞭子甩出,空气里只残留下了一道细细的长虹。

  “凰女属于攻击型的火属性神明。”苏幕在紧紧地盯着凰女的动作。

  “我见过的火属性术式,没有一个不是暴攻型的,但是这个凰女有点特殊,她的那根鞭子,明明属于硬性攻击武器,却能做出变化。”新山润抱着他的剑。

  “那是万年火蛛骨熔铸玄铁制成的八冈软长鞭,是一件不下神明之力的上品神器。”无端早在月纱楼抽出鞭子那一刻便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凶气,“被它打上一下,凡人殒命,术者少则损失一半修为,多者废其浑身之术。但是这当然要看使用者会不会运用它了。”

  “值得一战。”新山润原本下垂的嘴角提起了一边,离离看新山润多年不改好战之心,虽然他当初的确是为了夺取那一颗苦牙石而走的,但是其中不免包含着他的求胜之欲,桃瓣被风带了起来,离离的碎发拨着她嫩嫩的耳垂,终有一天这趟旅途会结束,结束之后,他会追随谁而去呢?离离突然感到后背有些生热,一点点毒又涔进了她的骨头里,她的左手边的小手指已经不能动了,而毒气加重的她不能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一丝异样,好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酒池的另一端,离离偷偷退到后面去,她的唇色渐渐发黑,微颤的手举起一杯酒佯装贪杯。一股符咒在她的经脉里冲荡着,几杯酒下去,离离歪倒在桌子上。

  风吹草动,这时的凡域已经接近秋天了,阿落背着弑延在枯黄的草场上前行,背后的骨剑忽然多出了一道符文,阿落拿起骨剑,原本裂开的痕迹现在更大了。天空中一只鹰俯冲而下,地上的老鼠无处遁形。阿落想起那天,他在天空中看见的那双黑色的翅膀,一个金发的男子,双翼遮挡着太阳。

  “阿罗!阿罗!”阿落在自家窗口看见了那朵红花,他想起昨晚那一闪而过的熟悉的身影,他预感着阿罗回来了,爷爷家、龙的殿堂、碑林,能找的他都找遍了,却丝毫寻不见她的身影,在半缘草原的那片森林里,一方藏在深处的池塘,阿落看见了一双素碧色的鞋。他发疯地扑向池塘,千万不能晚,千万不能晚!他后悔那天晚上对她的绝情,自此的每一天里他都在为那次违心而憔悴。他看见了她,那素白瘦细的身体似乎放弃了所有希望在往下沉,她的眼泪和水融为了一体,几个气泡漂浮上来,他看见她半睁着眼,头顶的阳光穿透这玻璃一般的水,照亮了一半的黑,阿罗伸出了手,他将她抱出这个冰冷的地方。上了岸的阿罗并没有醒过来,但是阿落看见阿罗在哭,他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擦着她脸上的水。风起,太阳被什么东西遮住了,阿落抬头望去,一个背生双翼的金发男子从天而降。他带走她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他叫苏幕。

  阿落回过神来,伸手将那只鹰打落,被鹰叼在嘴里的那只老鼠庆幸自己获得生路吱吱地唤了几声忽地又仓皇逃命去了。她当时只喊了一个名字,那个人不是他。

  以阿罗为中心的土地都被熊熊火焰包围着,阿罗使了风却斩不断这些火焰,月纱楼在阵外挥起了鞭子,阿罗为中心的阵内乱石流火从天而降,阿罗将久扇别在腰间,手上的风汇聚成一把巨大的镰刀,阿罗踏着乱石狂斩,阵外的月纱楼变换术式,流火换作千千万万只凤凰呼啸而来,整个草原早已被烈火包围,火势越发严重,只有那颗归灵树安然无恙,阿罗一身狼狈。阁里的众人见到这华丽的招式,不禁啧啧感叹。

  阿罗立在阵中,脚下展开阵势,“百鬼。”包裹在阿罗身上的风呈圆圈状将火势压下忽地风又四散而去纷纷缠绕着月纱楼。月纱楼甩出鞭子,一只巨型蜘蛛简简单单就将阿罗的百鬼驱散。

  “你就这么点本事?”

  阿罗立在空中,“不得不说,你很厉害!只少现在你毫发未伤。”而阿罗这身无端给的相当铠甲般的裙子已经烂了一边了。

  “哼!”

  “时间不多了,不和你玩了!”阿罗向后一翻,冲进了归灵果树的结界中。月纱楼刚要动,却动不了,这时她才发现自己身上被缠上了几百道细细的风锁,“原来那些鬼东西是这个用处的啊,看来是我小瞧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