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注册送体验金 女尊王朝 正侧侍君宠

61百年莹玉

正侧侍君宠 易腐 1546 2018-07-12 06:38:00

    方润打开书房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长久趴在书桌上睡着,手中握着那块玉石。

  “长久。”

  方润轻拍长久的肩膀。

  长久悠悠转醒,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几时了?”

  “已经八点了。”

  方润拉响书房的铃铛,仆人走进书房,方润让他们把已经凉掉的茶水和点心端走。

  “准备几点去看宿儒?”

  长久看身旁的方润应该也是刚刚醒来便寻过来了,还未更衣洗漱。

  “你今天去农庄那边看看李季吧。”

  方润摸了摸长久耳垂上的花痕,感觉那艳丽的颜色甚是刺眼。

  “我自己有分寸。”

  没有答应,没有拒绝。长久把方润横抱起走出书房,正在打扫院子的众人都低下头。

  “我准备九点就过去。”

  方润说的是去南历府上的时间。

  “这么早吗?”

  长久有些惊讶,她以为方润怎么也要到吃过中午饭才会去南历府上。

  “嗯,宿儒伤的比较严重,针灸有些麻烦。而且…”

  方润的话没有说完,垂眸看向长久,长久有些不太明白。

  “怎么啦?”

  说话间已经走回卧房,卧房里仆人已经准备好了洗漱的东西。

  方润被长久放在地上,方润轻轻拉起长久的衣角走到床边,床头的桌子上还放着昨晚方润从自己屋子里拿过来的盒子。

  “嗯?”

  长久发出知道单音节,看着方润。

  方润搓了搓手指,打开木盒。长久这才发现木盒竟是三层的,前面两层的东西长久还没来的急一一看清楚,方润拿起第三层的一个东西之后,迅速把木盒关上。

  方润手中拿了一节细长的玉石,玉石上穿孔绑着红色的穗子。长久听梦符提起过,好像是叫阳玉,因为像极了男子的身下那处。

  “这是做什么?”

  长久不明白方润嗯意思。

  “你看。”

  方润有些害羞的把阳玉凑近到长久的面前,指了指阳玉最前端,那处刻了四个字——宗政政宗。

  长久大惊,宗政是宗槐国的国姓,谁把它刻在了这阳玉上。

  “这是宫里的东西。”

  方润对长久解释道。

  “宫里的?”

  长久对这方面的东西根本不懂。

  “嗯。”,方润点点头:“宫里有一个院子的牌匾上流刻着‘宗政政宗’,那里是制造和保管皇帝一切房事用品的地方,每月会有一套崭新制造的房事十八套售出,这一套便是宫里卖出来的。”

  “宗政政宗的东西,全部都是用上好的器物做的。但说这阳玉,便是难求的莹玉,而且是百年的莹玉。这莹玉质地轻盈,而且温润。可以助男子暖宫健体,疗伤治药。”

  方润对长久解释道,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涩,但是说完以后脸色通红,他刚才把阳玉当做一味药材给长久解释,但是现在看着手中的东西要用在男子羞人的那里,不免还是有些害臊。

  “你想把这东西用在宿儒的身上?”

  听到方润最后说的暖宫健体,疗伤治药,长久便明了了,方润是想用这刻着‘宗政政宗’的阳玉给宿儒治疗,可是这是方桃送方润的生辰礼物呀。

  “嗯,宿儒现在进食困难,有这东西,可以帮宿儒的身体坚持一段时间。”

  方润以前是见师父用这东西给闺房的男子治病的,但是他还是第一次用这东西给人治病。

  “南历同意了?”

  长久可不觉得方润会跟南历讨论这件事情。

  方润摇摇头,这个盒子是他今天早晨看长久不在偷偷打开看的,看到盒子里的东西竟然是宫中宗政政宗院子里出产的,一时间无比欣喜。原本他是想用这阳玉给自己暖宫的,但是宿儒现在的身子虚弱,比自己更需要它。

  “你先洗漱更衣,我一会去跟南历说。”

  长久也不可能让方润亲自跟南历说的,南历是女子,方润是男子,而且方润还是她的正夫,即使医者再无所忌讳,方润心里怕也是迈不过去这道坎的。

  “好。”

  方润开心的把阳玉送到长久的手中,然后去洗漱更衣。

  长久看着手中的阳玉,比她的中指还要长,带着方润手上的温度,这东西放在男子身后那处,是什么感觉?男子身后有一个出口,却有两天产道,一条产道是负责排泄,只有需要排泄的时候才会用到,另一条产道是生子用的,平常便是这条产道连接着出口。

  方润很快洗漱更衣完毕,他去准备今天要用到的药材,长久很快也洗漱更衣完毕,拉着方润用了早饭。

  方润看到马车里坐着的久玖有些奇怪,昨天一整天不都是三斤吗,今天怎么换人了?

  “三斤呢?”

  方润看向长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