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注册送体验金 推理侦探 晨昏线——晨

第三章 落后

晨昏线——晨 一树白白 3917 2018-06-14 00:21:20

  待到苏浩安排好一切,从刑警队出来时天空已经变得一片漆黑,摸了摸有些咕咕作响的肚子苏浩拍了下身旁廖永昊的肩膀说道:“寥哥,走,我请客,咱哥俩也有一段时间没喝过酒了,这事来的太过于突然,给咱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今天也借着这个机会咱们再把案情好好地分析一下。”

  说到了喝酒廖永昊顿时就来了兴致,廖永昊这人平时为人严谨,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唯一喜欢的就是和队里的几个弟兄坐一起撸几串烤肉,喝几瓶啤酒,胡天海地的吹吹牛,把平时的烦恼全部都抛之脑后。听到了苏浩说要去喝一顿时他的眼里就放出了光芒,赶忙对苏浩说道:“那咱们就老地方吧,大队隔条街的烧烤摊?”

  不多时二人便走到了他们经常光顾的烧烤摊,由于是夏季,这家看似不大的店面,生意却火爆的很,在路边摆放的近三十张桌椅已经几乎坐满了人。二人随意挑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由于经常光顾这里,老板对这二人也很是熟识,看二人落座后赶忙走上前,一边擦着桌子一边把菜单递给二人并热情的说道:“呦,苏队,廖队,你们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今天打算吃点什么?”

  苏浩随意点了一些烤肉和啤酒待到老板走后对廖永昊说道:“寥哥,关于这个案件你有什么看法吗?”

  廖永昊从衣兜里摸出了烟盒,抽出了两只烟,递给了苏浩一支,随后自己点燃了一支然后说道:“现在咱们得到的线索太少了,现场的证据又都是完全指向你的,很明显凶手是在陷害你,凶手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去谋杀被害者,况且从现场的情况分析看来凶手和被害人应该是熟识的,我觉得咱们应该把排查方向放在即和被害人熟识又记恨于你的人。”

  廖永昊说话期间老板已经把啤酒和凉菜端了上来,苏浩给廖永昊和自己倒好啤酒后,和廖永昊碰了下杯并一饮而尽,然后笑着道:“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后来我又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发现这个想法其实是陷入了凶手设计好的陷阱。正常来讲这样分析是没错的,但是寥哥你忽略了一点。”

  廖永昊不解的看向苏浩问道:“忽略了什么?”

  “忽略了凶手的心理。”

  “我还是不太明白。”

  “第一,凶手对我的情况必然是极度的了解,其它的证据都好说,凶手所穿的鞋都是我的,如果不是后来支队的人去我家里取证我都不知道我有一双鞋被凶手穿走,做案,然后再还回来,想必凶手对我的作息时间是完全掌握的。计划如此周密,对我了如指掌的凶手为何会在我完全不可能做案的时间去做案并栽赃于我呢?”

  听完苏浩的话后原本将酒杯递到了嘴边的廖永昊又把酒杯放了下去并疑惑的问道:“是啊,我从来没想到这点,他为什么要故意留下破绽?”

  苏浩不慌不忙的吃了一串刚端上来还在滋滋冒油的烤肉,然后说道:“因为他的目的是在向我挑衅,或者说是宣战,行凶后故意留下证据将犯罪嫌疑指向我,却又让我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这是凶手在点名向我宣战,同时在犯罪现场留下了死于暴食的纸条,暴食是七宗罪之一,凶手是在告诉我们这只是一个开始,如果我们不找到他那么还会不断地有人被杀害。”

  “卧槽,这他妈的不是小说电影里心理变态的杀人狂才有的想法和情节么?这种人还真让咱们给碰上了?”听完苏浩的分析后廖永昊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倒立,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苏浩拿起一串肉递给了廖永昊并说道:“你也别这么激动,这只是目前为止对我对案情进行的初步分析,不过无论凶手究竟是出于怎样的目的他的犯罪事实都不会改变,咱们明天再去现场看一看,凶手既然到过现场那么他必然就会留下线索,明天你再陪我去现场走一圈,虽然现场已经不像当初完好,但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呢。案情暂且就分析到这吧,咱们聊聊别的,话说上次你家里给你介绍的那个对象怎么样了?”

  听到苏浩问到对象的这个问题廖永昊老脸一红,赶忙转移话题:“先别说我了,倒是你,追求你的姑娘也不少,你怎么就没一个心动的呢?哎?对了,我看刚到组里来的那个林灼蛮不错的,看她看你的眼神就充满了崇拜和向往,人家姑娘长得也水灵漂亮,你不考虑一下?”

  就这样两人越扯越远,甚至聊到后面两人都聊到了秦皇汉武以及当前的中美关系,酒过三巡,肉过五味,苏浩看了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起身对廖永昊说道:“寥哥,今天就喝到这吧,时间也不早了,车我就不开走了,明天你直接开车来找我,咱们直接就去现场看看。”

  廖永昊也喝了不少酒,站起身有些微微摇晃的说道:“行,那你打车回吧,我就直接回队里睡了。”

  回到家的苏浩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近日不断地专注于案件本来就睡的就很少加上酒精的作用,衣服都没脱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经过了一夜充足的睡眠此时的苏浩感觉这些天来疲惫的感觉一扫而空,给廖永昊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一番洗漱过后苏浩穿好衣服到小区门口买了两份早餐。不多时便看到廖永昊驱车赶到。

  廖永昊将车停好后苏浩走上前来递给了他一份早餐,随后二人步行来到了凶案现场。

  由于案件尚未侦破,现场的后续调查也迟迟没有进行所以犯罪现场依旧被警方暂时控制,死者的女友林可也回到了家里与父母同住。现场除了尸体已经被警察搬运走了其它的线索还算是保留的比较完整。

  再次来到犯罪现场虽然时间与上次相隔不久,但苏浩的心情产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从警校毕业的这些年来苏浩也见过不少的悬案,但每次都能将案件轻松破获的苏浩不知不觉当中养成了一些自负的性格,然而这次在苏浩看来留下了诸多破绽的凶手却险些令他陷入万劫不复心中难免会掀起一些波澜。

  不过苏浩由于从事了多年的刑警行业,从而锻炼出来了远高于常人的心理素质,在苏浩心中刚刚掀起的一丝波澜很快也就被平复了下去。

  收拾好了心情的苏浩重新将注意力转移回了凶案现场,同时转头看向廖永昊并说道:“寥哥,上次由于我的一时疏忽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因此可能会错过一些更为关键的信息和线索,但愿咱们这次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你去里面卧室看看,我再把大门、客厅及洗手间重新侦查一番,这次任何一个可疑的线索都不要放过,另外给张伦和林灼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今天务必把死者的详细信息和人际关系调查清楚。”

  “好,我这就去。”廖永昊答应了一声后便拿出手机向里面的卧室走去。

  吸取了上一次教训的苏浩这次没有再粗心大意,再一次的现场调查苏浩认真地观察了每一处角落,任何一丝细节都没有放过,然而或许是凶手真的对犯罪现场伪装的太过于完美,或许是上天对苏浩刚愎自用的一次惩罚,虽然经过了一番仔细的排查,然而苏浩并没有获得哪怕任何一丝有用的线索。

  正当苏浩一筹莫展时廖永昊也进行完了排查回到了客厅。

  人在专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已经到了中午。

  苏浩站起身来伸了伸酸疼的腰并对廖永昊说道:“廖哥,我这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廖永昊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这也没有有用的线索。”

  听到廖永昊一无所获苏浩并没有露出失望之色,反而拍了拍廖永昊的肩膀安慰道:“没有有用的线索也是情理之中,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关键性的线索反而会让我感到出乎意料。案发当天的监控我还没有看过,咱们去物业再把监控调出来看一下吧,毕竟犯罪嫌疑人是被拍到过的,说不定会从监控当中露出什么马脚呢。”

  二人刚下楼不久还没有走到物业楼苏浩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苏浩拿出手机看到来电人是林灼便接起了电话:“希望我能听到一些好消息。”

  电话另一边传来了林灼的声音:“苏队,我这边好消息倒是算不上,不过进展还是稍微有一点的,我现在和林可在她家附近的西餐厅,如果你现在没什么事的话就过来一趟吧?”

  苏浩略微思考了一下回道:“好的,你把位置用手机发给我吧,我现在开车去找你们。”

  “好,你还没吃饭吧?吃点什么我帮你点上。”

  “西冷牛排吧。”

  “好,待会儿见。”

  挂断电话后苏浩对身旁的廖永昊说道:“廖哥,林灼正在和被害人的女友在一起,她那边说是有一些进展让我过去一趟,你去物业找他们要一下案发当天的监控备份然后用手机发给我吧。”

  廖永昊点了点头把车钥匙交给了苏浩“你去吧,给你发完监控的备份我就回队里,有事你再给我打电话。”

  苏浩按着导航,不多时便到了林灼发给他的地址,停好车走进了西餐厅,这间西餐厅装修的非常典雅别致,苏浩微微一笑心想这种环境用来约会怕是再合适不过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林灼和一个长相还算是漂亮,但打扮却非常朴素的女孩一起坐在靠窗的角落位置,女孩看起来脸色非常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没有走出男友遇害的阴影。

  正巧苏浩看向林灼的同时林灼也抬头看到了苏浩,随即林灼先是对苏浩灿烂的一笑然后招了招手示意让苏浩过去。

  落座后林灼首先开口对苏浩说道:“苏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死者邓卓的女友,林可,也是我多年的闺蜜。”

  林灼言罢苏浩起身伸出右手并说道:“你好,对于你男友的事我很抱歉。”

  林灼同时向林可介绍到:“这位就是我经常向你提起的苏队,苏浩,我们学校的传奇与标杆。”

  林可听完林灼的介绍也伸出手和苏浩微微握了握并说道:“苏队,虽然邓卓这人有很多的缺点,但我们两人却是很相爱的,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我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您不要见怪。您一定要找到凶手,我一定会全力配合您的调查。”林可虽然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她的语气却给人坚定不移的感觉。

  虽然仅仅说了两句话苏浩却已经能感受到了林可身上巨大的悲伤与愤怒。还没来得及答话苏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是廖永昊的来电苏浩对林可略微的表达了歉意便接起了电话。

  苏浩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另一头便传来了廖永昊无比严肃与焦急的声音“苏队,我这边的情况很糟糕!”

  “别着急,什么情况你慢慢说。”听到廖永昊的语气苏浩明白能让一向沉稳的廖永昊如此焦急的给他打电话绝对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苏浩的安慰并没有令廖永昊的情绪有所冷静,依旧焦急的对苏浩说道“你走后我去了物业那里要案发当天的监控,但是物业那边却不知道是谁也不明原因的把那一周监控给删掉了。一开始我以为是意外,然后我回到了队里想找当时队里的监控备份发给你,但是队里装有监控备份的硬盘也不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