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注册送体验金 古典架空 太傅难当

第十八章 夜深急召

太傅难当 莺诉 927 2018-07-12 07:05:00

  那晚过后,好像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比如凌鸢和言念薄,又比如苏若玫和宁殊然。但毫无疑问,最令凌鸢头疼的并不是这些复杂的关系网,而是那张纸条。

  将军反!

  骠骑大将军钟禛乃太尉左煜一手提拔起来的,如今太尉远在北疆收复失地,钟禛却公然在朝堂上举荐卫宏业主持科举考试。卫宏业和左煜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卫宏业手握政权,而左煜手握兵权,两人政见不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钟禛倒戈卫宏业,那么左煜手中的兵权便岌岌可危。

  “朝堂上最忌讳的便是权倾朝野,”凌鸢从床榻上起身,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点燃了红烛,“唉,真是麻烦……”

  她打开窗,明月高照,夜色正浓,她烦躁的心情与这静谧的夜晚格格不入。

  走廊上响起脚步声,而后江云晏轻轻敲门,问道:“大人,您睡了吗?”

  凌鸢答:“何事?”

  “安公公派人前来传话,皇上……皇上想让您进宫一趟,若是歇息了,那便算了。”

  “现在?”凌鸢皱眉,现在约莫已是子时。

  “是啊,马车已在府外备好了。”

  凌鸢心里大概已经猜到了七八分,曾经有过那么两三次,沈千澜因为做噩梦惊醒,深夜召她入宫,两人对坐整夜,无话不谈,第二日黑着眼圈去国子监。这回……难道又是做噩梦了?

  迅速穿戴好衣物,凌鸢二话不说就上了马车,一路上马车奔驰,差点震得她骨头散架。进了宫门,公公请她上步撵,却被她以步撵没有走路快为理由给拒绝了。偌大皇宫,她跟着带路公公横七绕八走了许久,终于到了皇上的寝宫——长安殿。

  安行应该是候在门口很久了,见到凌鸢,连忙迎上前,满脸焦急地拱了拱手,道:“凌大人总算是来了,快进去看看皇上吧!太医马上也到!”

  太医?凌鸢听了一把推开安行,快步走入殿内。龙床上的人脸色苍白,蹙着眉头,双眼紧闭,额头上冒了好多汗。凌鸢在他身边坐下来,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好烫!

  似是感觉到有人,沈千澜虚弱地抓住凌鸢的手,呢喃道:“鸢儿……鸢儿……”

  凌鸢一愣,心底某块柔软的地方逐渐塌陷,她一只手被沈千澜握着,另一只手取过一旁浸了水的丝绸手帕,轻轻地擦拭他额头的汗珠。

  “鸢儿……是你吗……”沈千澜试着去抓她的另一只手,却被凌鸢躲了过去。

  “千澜,是我。”凌鸢低下头,俯在他耳畔轻声说道,“我知道你难受,但你不要动,太医一会就来了。”

  沈千澜听到她的话,渐渐平静了下来,只是握着她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