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别害怕,闪开让我来!

第十章 来自下水道的裁决9

  82523:……你特么才阴阳怪气,你特么看起来才男不男女不女……

  云落嘟嘟嘴:“你不是说我们两个的灵魂已经绑在一起了吗?那你知道了我的生平,我也想知道你的生平事迹。”

  82523:“宿主,您没有权限知道。”

  “哟呵,你还矫情上了呢?老鸨。”云落对着天花板翻了一个大白眼。

  82523一张骄傲脸:“传递监控信息费10积分,双倍20,你一共欠我540积分。”

  屋内二人正在讨论欠债还钱的问题,突然一串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

  “喂。”云落睨了一眼显示的手机号码,接起来说道:“大明星,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

  手机那头,沙发上并排坐着三个男人,正拿着手机给云落打电话的是白岩,他的声音很温润,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对着电话说:“我……莎莎,你别这样,是这样的,明天是我们公司总裁的婚礼,我想邀请你作为我的女伴一起出席婚礼……”说完,他还怯生生的瞥了一眼宫楠。

  宫楠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淡定。

  云落一听乐呵了,这人呐,在自认为找到真爱的时候,恨不得像踢走脏东西一样,把前女友一脚踹向太平洋。等到了心爱的人婚礼,想找前女友去做掩护呢。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划算的事情?好吧既然你想玩,那本妖精就陪你玩呗,装无辜装无知是吧,谁还不会了。

  于是,云落装作很是无辜,你们发生了啥事我都不知道的样子,声音像被人丢弃的小狗似的,但脸上却是一脸玩味:“白岩,不是我不想陪你去,但那天总裁不是警告过我,不让我和你在一起吗?明天我要是以你女伴的身份出席婚礼,总裁会不会生气?会不会封杀你?”

  宫楠像是听不下去了,一把将白岩手里的手机抢了过来,声音冰冷道:“你就用白岩助理身份一起出席好了,不要对白岩动手动脚的,引起什么绯闻,影响了白岩的形象,我就对你不客气。明天中午去公司门口等,就这样。”宫楠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像是再和云落说一句话就会得传染病一样。

  白岩怯生生的看着挨着自己坐的宫楠,道:“楠,这样会不会不好?李莎以前对我挺好的,现在分手了还要麻烦她。”

  宫楠嗤笑了一声,转脸用委屈你了的眼神看着白岩:“宝贝儿,让她和你一起出席婚礼是她的荣幸。像她这样的恶心女人,站在你边上一秒,我都觉得难以忍受。只是我们还要利用她给你打掩护,她不是你助理吗?婚礼当天,我可能会很忙,照顾不到你,正好让她给你端茶倒水。”

  一旁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萧寿:“对啊,你就把她当佣人得了,那天我也需要带个女伴去掩护,这样的话,以后再有人曝光那个视频,我们就很容易公关下去。”

  说起那晚上在客厅大战的视频,白岩的身体不自觉的抖了抖,他一个小艺人,没人气,没势力,没资产的,只有宫楠了。虽然和宫楠是这种上不得明面的关系,但是宫楠给了他很多福利,给了他金钱,爱情,还有资源。最近还为他量身订做了一部电视剧,让他担任男一号。跟着宫楠之前,他的穿着用度都是很一般的便宜货,现在是名牌随便买,想买啥就买啥,连出入的保姆车都是最好的,经纪人也是最顶尖的(萧寿)。他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在娱乐圈大红大紫,大展宏图。这样的未来很可期,他更是把宫楠当成了强大的背靠,他唯一的依赖。虽然说对李莎有那么一丢丢的愧疚,但一切都敌不过贪婪,或许这就是白莲花(白莲受)的本质。在原剧情里,他就是那样的,一边说着对李莎愧疚的话,一边默认宫楠、萧寿对李莎一次次的折磨,直到李莎被杀死,他还帮着宫楠二人将李莎分尸,碎尸。把尸体绞碎丢进下水道的主意,就是他提出来的,并且参与了执行。李莎一个大学刚毕业的普通小姑娘,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是交了一个长得清秀的男朋友,就招来了这样死无全尸的遭遇。真不知道是前世有什么仇,什么恨才导致这样的悲催下场。男女间交往,不合适分开不就得了,偏生分手后还被前男友的两个男朋友揪住不放,各种恶意陷害,各种凌辱折磨致死。这人生真是哔了狗了。而那三只狗男男,做了这么多chu生不如的事,偏生还生活得各种甜蜜,各种幸福,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坏人不被惩罚?难道真的是苍天无眼?不,当然不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这不,来送报应的人不是来了吗?云落顿时一张微笑脸:可把本妖精牛逼坏了。

  挂完电话的云落,当然是在盘算明天的搅局计划。她盘坐在电脑前,正在查看刚刚获取到的宫楠未婚妻的资料:童琪,童氏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女儿,24岁,A大毕业,毕业后在家族公司担任企划部经理。肤白貌美,身材高挑,行事风格凌厉,是个干练的女强人。

  云落看完资料,眼睛滴溜溜的转着,82523的声音响起:“我说小花妖吖,你的第二波作战计划是什么?你看看这个童琪的资料上,性格好像很火爆的样子,会不会把气泼到你身上?”

  “exm?”云落一脸不解,道:“有我啥事儿?再怎么也联系不到我身上吧。”

  满脸八卦的82523:“你说啊,要是童琪知道了那三个狗男男的破事儿,你又是其中一个狗男的女朋友……连坐法,知道不?那可是夺夫之恨呢。”

  云落翻了一个白眼:“我勒个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都和白岩分手了,关我P事,陷害她的人是姓宫那两父子,有我什么事,要是那个女人这么蛮横无理,毒辣又没脑子,我不介意将她一并处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