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合约真爱

第三章

合约真爱 爱丽张 7340 2018-06-14 00:10:20

  清晨,张钰兴早早的就起床了,看着依偎自己怀中的人,宠溺一笑,轻轻的把自己的手臂抽出来,洗漱后便来到厨房对着面前的食材一筹莫展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张钰兴担心韩爱被吵醒便慌忙的把门打开,发现是院长妈妈和蒋婉依还有老温,温和道“这么早就来了,小爱还没有醒,你们吃饭了吗?”院长妈妈和蔼“明天就要结婚了,我想早点来给她做最后一顿早餐。”张钰兴窃喜“院长妈妈,那你来巧了,厨房那边就是,等会我给您打下手。”说着用手指着左斜方的位置,院长妈妈和蔼一笑便走到厨房。张钰兴嘚瑟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头一次见蒋婉依你能起这么早,果然很在意的,蒋婉依嘚瑟“必须的,我去帮学长阿姨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张钰兴打趣“你别把我家厨房给炸了。”蒋婉依瞪了对方一眼怒道“以为谁都跟你大少爷一样从不下厨房呀?”说完蹦蹦哒哒的来到厨房。张钰兴又拍了拍老温,不满“你也是让你当个伴郎还推三阻四的,如果不是我强制性的,你是不是还准备不来我的婚礼了。”温晏苦涩一笑叹了一口气无奈道“我每天那么忙,以为谁都跟你董事长比呀!”张钰兴拦过对方的肩膀询问“我听别人说,你爸准备让你回家了?”温晏无奈“可不是嘛?现在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还有我妈,电话一打来张口就说晏晏,你啥时候回家呀?妈妈和爸爸都可想你了,对了小兴都要结婚了,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你都是奔三的人了,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华有才华,要实力有实力,要背景有背景咋就没有女朋友呢?儿子你是不是喜欢男的?其实我也没有那么介意的,反正你还有弟呢!我迟早能抱上孙子的。”张钰兴听到这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哈哈哈,老温,阿姨真逗,看的真开,老温你该不会真的喜欢男的吧!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看到你牵过一个女孩的手也没有谈过一个恋爱。”温晏黑着脸严肃“我是直男,比钢筋还直。”张钰兴冷不丁的来了一句“钢筋还能掰弯呢!更何况你还是纯情小处男呢!”温晏脸更黑了,冷冷的来了一句“张钰兴你是想死吗?”张钰兴看着浑身散发黑色气息的温晏咽了口水,尬笑了几声弱弱的说“哈,哈,哈,老温,我刚才开玩笑的,别生气,生气容易老的,到时候更没有女孩喜欢你了。”一边说话一边慢慢的离开沙发,温晏假笑着伸手就把张钰兴摁倒在地上,蒋婉依听到声响便出来看看,看到温晏骑在张钰兴的身上,这个姿势,蒋婉依目瞪口呆惊讶“你俩这个姿势挺合呀!骑乘式吗?”俩人听到声音,都慌忙的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服。韩爱在楼上下来,看到蒋婉依,猛的跑了过去抱住对方开心“婉依呀!我好想你呀!”蒋婉依也回抱了对方欣慰“我也想你呀!”老温和张钰兴表示此时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现在场景gay里gay气的。张钰兴看到俩人还不松手,大步走上去扯开俩人不满“公共场合能不能注意点?”蒋婉依傲娇“不能,刚才你和老温还骑乘了呢!那么大尺度我都没介意,我和你媳妇不就抱一会你就介意了。”韩爱点了点头赞成“就是就是。”这下三人都震惊了,异口同声“你刚才都看到了?”韩爱点了点头毫不在意“看到了呀!你和婉依顶嘴的时候我醒的。咋啦!不用这么惊讶吧!多大点事呀!不就是闹着玩吗?”张钰兴松了口气“媳妇,其实……”韩爱打断到“我都听到了,你和老温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所以不用解释了,我懂。哎哎哎,你们闻到了吗?什么东西好香呀!”韩爱使劲嗅了嗅,慢慢往散发香味的源头走去,结果在厨房看到熟悉的背影,韩爱激动的大喊“院长妈妈,你怎么在这,还在这做饭呀!”院长亲切“明天就要结婚了,我今天来早点陪陪你,顺便给你做最后一顿早饭,以后可能都吃不到我做的饭了!”突然莫名的伤感起来,韩爱苦涩的笑着摇了摇头,撒娇“不会的,以后还有好多时间呢?以后我和阿兴都会回孤儿院看看的。”院长拍了拍韩爱的手背感叹“小爱,你有这份心我就知足了。饭做好了,都坐下吃饭吧!”韩爱跟在院长后面跟着,顺便帮忙拿碗筷,坐在餐桌上,韩爱看着张钰兴询问“阿兴,明天结婚,我想让院长妈妈送我走红地毯可以吗?”张钰兴把嘴里面的粥咽了下去理所应当“可以呀!有啥不可以呀!本来就是院长妈妈帮你照顾大的,有啥不可以,必须可以好吗。”温晏为难“这样真的好吗?一般走红毯都是爸爸或者年长的男性送,我还真的没有见过妈妈送走红地毯呢!”听到这,院长本想赞同温晏说的话拒绝韩爱的要求,韩爱也失望的垂下了头,张钰兴疼惜的揉搓着韩爱的头发坚定“我是一般的人吗?我决定好的事情,一百匹马都拉不回的,明天结婚院长妈妈你就放心送小爱走红地毯吧!没事的。放心好了,快吃吧!等会我回家一趟,你们就好好的出去逛逛吧!”就这样,张钰兴吃完饭便和大家告别了,韩爱吃完收拾好也出去了。来到婚纱店,倪婚已经把礼服都放在店里面了,看到韩爱立马跑过去挽住对方的手臂乖巧“小爱嫂嫂,伴娘和伴郎的衣服我都准备好了,还有嫂嫂妈妈的衣服也准备好了,本来今天就送过去了,昨天我哥又给我讲了一些主要事宜还有特点和年龄,所以我又改了一点,所以今天就没有送过去,现在人都来了,就其实衣服合不合适,不合适我现在就改一下。”随后温晏,蒋婉依,院长拿着衣服去了更衣室换了衣服,倪婚把婚纱递给韩爱“嫂嫂你也去试试吧!毕竟这个我也有更改过,不知道合不合适,你再去试试吧!”韩爱本来要拒绝的因为穿婚纱实在太麻烦了,但一想有可能改的时候改小了,穿不上不就丢人了吗,于是又给套上了。

  随后三人都穿好了,韩爱还没有出来,蒋婉依对着镜子自恋“哎!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温晏嫌弃“这都多少年了,你不要脸的本事越来越高了。”蒋婉依瞪了他一眼傲娇“哼,好看的人一般都自恋,你不知道吗。温大学霸。”此时,韩爱也出来了,看到欢乐融融的场景,自己也跟着开心。院长妈妈看到韩爱出来,立马走过去,左看看右看看,赞美“小爱真好看,很漂亮。”韩爱看着院长妈妈穿的不算特别华丽,但是给人端庄优雅的感觉。非常大气,韩爱也忍不住夸奖“院长妈妈也很好看。”蒋婉依拉过韩爱的手撒娇“小爱小爱,我呢!好不好看?”说着,提起裙边转了一圈,韩爱笑着说“很好看,都很好看,老温,你穿的也很帅气。”温晏苦涩一笑无奈“你也很漂亮。”韩爱拉过倪婚的手感激“其实,这都要感谢倪婚,这几天辛苦她了,又是制作又是修改,肯定特别累。今天晚上都去我那,我们吃火锅。”蒋婉依开心“耶,那就这么决定了,这都中午了,我们等会干嘛?逛街?”韩爱委屈“黄逛街不可能了,我刚才换衣服的时候,阿兴打电话过来,说我们试完衣服要回去一趟,下午吧!有事应该不会占用太多时间。”然后四人换完衣服便回了公寓,结果映入眼帘的便是红色的幔帐,红色的地毯。

  四人都震惊了,打量了周围,来到卧室,更是夸装,红彤彤的床上全是玫瑰花,张钰兴从门后面蹦了出来调皮“嘿!”这把人都吓了一跳大叫“啊”除了温晏无聊的看了张钰兴一眼便没有多余的动作了。张钰兴搂着韩爱的肩膀骄傲“咋样,老婆好看不,这个我可想了昨天一晚上呢!”韩爱无聊的瞅了他一眼故作高深“嗯,还,可以,把!”看着对方失望的神情,拍了对方的胸膛哈哈大笑“骗你的啦,我很喜欢,谢谢。”俩人深情的相望,那三人表示没眼看。喂完狗粮后,韩爱把客房整理出来,吃完外卖,让院长妈妈在客房安静的睡了一觉,剩下的四人便一起出去逛街买衣服。

  时间不知不觉的慢慢的黑了下来,四人来到表示买了些火锅底料和食材便回家了,韩爱拿起手机给倪婚打了个电话让她迅速来到公寓吃火锅,便挂了。来到厨房,帮着院长妈妈一起洗菜,洗碗。差不多的时候,门铃响了,张钰兴一开门看到倪婚“你咋来了?”倪婚得意“我嫂子让我来的,哼!”然后大步走了进来乖巧的和大家打着招呼,张钰兴表示对于这个妹妹,他真的很无语也很无奈。但也真的很宠,比如被人耍了,张钰兴知道后是第一个给她出头,不管对方是谁,二话不说就把人打到在地上。张钰兴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倪婚去设计学院的第一天因为作品太过出众,被一群学姐刁难,更过分的是那群人直接把倪婚的作品直接毁了,倪婚看到看到自己的作品毁了,生气的走到那个女孩面前和那个女生打了起来。她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五个女生呢!倪婚被打的胳膊错位,,一群一拐的回了家。家里面人都知道了,也不知道谁说的让张钰兴也知道了,当天晚上就跑去小姨家,看了看倪婚,鼻青脸肿,胳膊还打着石膏,当时,张钰兴脸都黑了,浑身散发着冷气场。对小姨“小姨,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我一定会处理好的。”倪婚的妈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第二天早上张钰兴便来到学校调查了监控,大概知道是哪些女生后,把照片发给倪婚确认一下,确定后。张钰兴直接找到校长,一看是张家少爷,陪笑“张少爷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是有什么事情吗?”张钰兴狠狠的拍着桌子怒道“我妹妹在你们学校被人打了,难道我不来和你们为人师长的理论理论吗?”校长被面前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的气场吓了一跳,心里面咯噔一下,不安“张少爷,这件事情我还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学校开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有过校园暴力,你看……”张钰兴猛的站起来,怒视着校长不屑“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没事闲的误会你们?有没有你心里面没有数吗?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可以查到你们学校任何一件事情,无论隐藏的多深。”校长相信面前的人有这个本事,顿时慌了,双手也不自然的扣弄着。张钰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冷淡“你把照片上的女孩都叫来。”说着把手机递给校长。这为首的女生校长也认识,家里面的背景也挺深厚的,但是张钰兴都发话了,他也只能照做了,拿着手机便离开了,没过多长时间,昨天的五个女生全都出现在张钰兴的面前,张钰兴让校长离开了,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不安的五个女孩,平静“我张钰兴从来不打女人,但是你们最不应该的就是动我的人,我妹妹倪婚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浑身是伤,你们却在这安然自得,心里面就没有一点愧疚吗?”为首的女孩不屑“多大点事,不就是错位吗?要多少钱,赔你不就是了。”张钰兴站起来走到为首女孩的面前,手轻轻的扶上她的脖子,然后使劲的掐住无情“你们最不应该的就是欺负我张钰兴的人,我知道你是谁,不就是房地产大亨的女儿吗?你信不信我秒秒钟让你们家受到牢狱之灾。”口气冷淡无情,一听这个男人是张钰兴五个女生都不仅吸了口冷气,看着为首女孩嘴唇发紫,慢慢的松开了手。为首的女孩赶紧呼吸新鲜空气。恐惧的盯着张钰兴,你们走吧!但是以后你们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被他说对了,第二天为首女生的家里面被人查出来偷漏减税,还有非法交易,一下子房地产大亨变成了过街老鼠。为首女孩的妈妈也跑了,爸爸也死在牢房里面,女孩不见踪影,四个女孩也跟她一样,只是比那个女孩好一点,家里面破产了,四个女孩每个人的胳膊都废了,但是家里面却突然多出五十万块钱。从那之后没有一个人敢惹倪婚了,但是能交的朋友也少了,或者根本就没有人敢和她交朋友。为此倪婚还埋怨了张钰兴好久。

  一群人吃完火锅,便回家的回家,张钰兴不舍的离开回了张家,蒋婉依和韩爱把餐桌收拾干净后,便准备睡觉了。晚上,韩爱和院长妈妈躺在一个床上,韩爱一想到明天就要结婚了,就激动的根本睡不着,而院长妈妈,因为认床也睡不着。院长妈妈看着韩爱的后背感叹“小爱,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就跟中号的布偶一样,小小的很可爱,没想到转眼间就长这么大了,明天就嫁人,以后在婆家要听话,不能再像以前耍小性子了。”韩爱听着院长妈妈的感叹,眼角不禁湿润了,转过身面对院长妈妈,小心翼翼询问“院长妈妈,我能不能直接叫您妈妈,我不想再叫您院长妈妈了。”院长妈妈心酸又开心“可以,当然可以呀!”韩爱开心的“妈妈”院长激动“哎!”韩爱又问“妈,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您找个伴,是舍不得我们吗?”院长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遇到正好让我心动的人,或者是我错过了那个让我心动的人。”韩爱不明白“那为什么不选一个有好感的呢!”院长无奈的一笑“傻丫头,你这是遇到对的人,如果你错过了或者是没有遇到,你可能不想凑合了,生活可以凑合过但是感情是不能凑合的,时间久了,厌了。到最后还是离婚的。”韩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院长看了眼时间“好了这都快十二点了,早点睡吧!要不然明天早上上妆就不好看了。”韩爱乖巧的“嗯”了一声,便睡着了。

  一夜无梦

  凌晨五点多,就有人过来敲门,幸好院长的睡眠比较浅起得早,打开门老师化妆师,还有六个小花童。因为韩爱怀孕的原因,张钰兴嘱咐了自己的兄弟朋友不能闹腾,安静平平淡淡就可以了。所以,这边的人就没有那么多。韩爱迷迷糊糊的从床上起来洗漱,乖巧的坐在化妆师的面前,任化妆师随意摆弄。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新娘妆盘发终于弄好了,韩爱也清醒些了,院长妈妈煮了些汤圆和红枣还有些红鸡蛋,大家都吃了一些。化妆师给伴娘还是院长都化了淡妆,换上礼服,没多长时间,张钰兴以及伴郎,还有朋友们都来了,虽然不能闹的太厉害,但是要红包的还是要要的,蒋婉依把门锁的死死,得意“不给个百八十万的不开门,有本事你们就把门撞开,反正不是我家门,我无所谓。”张钰兴也是豪爽,直接在支票上面写了五十万的数额,蒋婉依拿到支票也直接把门打开了。张钰兴走到蒋婉依面前得意“迟早有你结婚的那天,有你好受的。”蒋婉依突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身前哪管身后事呢!既然钱到手就先好好花。男方来到卧室看到安安静静坐在床上的新娘,男方都震惊了,惊叹“张钰兴,你媳妇真好看,太漂亮,你妈是给你烧香了吗?”张钰兴得意傲娇“滚蛋,混小子,都别看了,口水擦擦,真受不了你们,我媳妇是你们能亵渎吗?”倪婚挺直腰板横里横气“哥,把我嫂子带走,好商量,我嫂子平躺,你在她上面做半小时的俯卧撑就可以了,怎么样,哥,我厚道!”张钰兴表示我怎么有一个这么坑的妹妹,韩爱皮笑肉不笑的,无奈之下只能平躺着,张钰兴脱了鞋撑在上面,计时后,大家都在大喊“1,2,3……50.51.52……100,好,起来吧!”张钰兴拿着着扔向那群朋友忿忿不平“靠,你们真成,记住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等着。”温晏把鞋扔回给他,张钰兴穿上后,蒋婉依调侃“张钰兴不赖,四十七分钟一百个,真不知道该说你快还是耐力好了。”只要是老司机都听懂这话什么意思,张钰兴只笑笑不说话,蒋婉依又说“别以为就这样就可以把人带走了,时间还早着呢!张钰兴你从你朋友里面挑出五个人算了算了,都参加吧!嗯哼,听好了,撕纸巾的都玩过吧!最后纸巾到谁那没有的,或者是还有一点点却没有人接下去,还有掉在地上的,俩人一起受罚,惩罚就是在指压板上跳舞唱歌。开始了。”随后,蒋婉依把纸巾放在嘴里面送到倪婚面前,倪婚接过送到韩爱面前,韩爱结过送到张钰兴面前,张钰兴又送到温晏面前,结果没想到,温晏没咬住突然掉在地上了,无奈之下俩人脱掉鞋子在指压板上跳舞,俩人疼的五官都是扭曲的,好在新娘善良,让他们跳了一会就下来了。就这么一个游戏玩了半个多小时,院长亲切“好了,孩子们,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听到提醒,也不管谁输了,逃跑才是最重要的,张钰兴贴心的把鞋子给韩爱穿上,横抱起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车旁,小心得放进车里面,俩人坐在车里面,韩爱靠在对方肩膀上,温柔“阿兴,脚还疼吗?”张钰兴搂紧对方安心“不疼了,只要想到过了今天你就是我张钰兴名正言顺的媳妇了,我就什么也不难受,精神的很。”韩爱闭上眼睛迷迷糊糊“阿兴,到了叫我。”张钰兴点了点头,听到旁边的人传来缓慢平稳的呼吸声,张钰兴笑的很是甜蜜。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韩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身旁坐着张钰兴,慌忙的坐立起来抓住对方的手“到家了怎么没有叫我呀!亲戚们是不是不满意了?”张钰兴笑着说“没有的事,因为我昨天跟他们都说了你怀孕的事了,他们理解了,所以今天没有怎么闹,但是红包还是该给的都给了,一个都没有落下。”韩爱这才安心的点了点头。休息好了,画面一转来到了教堂,在房间里面,化妆师给新娘补了个妆,便出来等候了,看到门口的院长,急忙小跑了过去,挽过院长的手臂俏皮“妈妈,等了很长时间吗?”院长只摇了摇头,轻轻的拍了拍韩爱的手,便不在说话了,六个小花童,跟在韩爱的身后,一人手里面一个篮子里面全是鲜艳的玫瑰花瓣,蒋婉依来到她的身旁老老实实的站着,没一会,听到里面话筒的声音,但是没有听清楚说了什么,话音刚落,大门便打开了,张钰兴看着韩爱,俩人相视一笑,院长和韩爱慢慢的走了过去,眼看就差一步就可以和张钰兴站在一起了,韩爱拉着院长站住了,韩爱笑着看着张钰兴俏皮的询问“阿兴,从门口我走到这,就差一步就可以接近你了,这一步有点远你能来接我吗?”这个可能别人不明白什么意思,张钰兴却听懂了,张钰兴宠溺的大步走到韩爱面前宠爱“我来接你了,不管多远的路,只要你需要我,我一定来接你,保护你。”扭头尊敬的看着院长深深的鞠了一躬“妈,把她交给我放心吧!我绝对不让她受委屈不会再让她流眼泪。相信我,把小爱交给我吧!”院长把韩爱的手放在张钰兴的手中,握住俩人的手,郑重严肃又疼惜“我相信你,小爱这孩子有时候会有些小任性,耍下小脾气。但是这孩子有什么苦都不说只会憋在心里面,所以你要多担待些。”张钰兴重重的点了点头,拉着韩爱的手走向舞台,韩爱忍不住回头看着院长的背影,眼睛不禁湿润了,张钰兴紧紧握住韩爱的手,小声“媳妇,不能哭,我才答应咱妈不让你流眼泪,你可不能打我的脸呀!”韩爱忍住心头的难受,回给张钰兴苦涩的笑容,站在舞台上,牧师的贺喜词韩爱一句都没有仔细听,全靠张钰兴的提醒韩爱才知道讲到哪了。牧师突然振奋“请问张钰兴先生你愿意陪伴你面前的女士直到生老病死直到永远你愿意吗?”张钰兴大喊“我愿意,来生我还要让韩爱做我老婆。”韩爱听完这句话,看着张钰兴含情脉脉的眼睛,反而不好意思起来了,牧师又问韩爱“请问韩爱女士你愿意陪伴你面前这位男士直到生老病死直到永远你,愿意吗?”韩爱娇羞“我愿意”牧师“那么俩人现在可以交换戒指然后相拥亲吻对方。”伴郎伴娘把戒指递给新郎新娘便退场了,张钰兴单膝跪地拿戒指的手有些轻微发抖,带上后,亲吻了那只手,便站起来了,韩爱拿着戒指慢慢的带了上去。看着戒指,韩爱这才感觉自己有了归属感,很幸福。看着张钰兴一步一步的靠了过来,韩爱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直到感觉到嘴唇有被轻轻撕咬的感觉,才慢慢的睁开眼睛。张钰兴突然横抱起韩爱在舞台上旋转起来,激动道“韩爱你终于是我张钰兴名正言顺的媳妇了,韩爱我爱你。”韩爱紧紧的搂住对方的脖子幸福有真诚的呐喊“张钰兴我也爱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